老謝期評:圣道鬼手 誰主沉浮——羊毛出在牛身上讓豬埋單(番外篇)

    在展開主題之前,先用最簡明扼要的論述來分析下最近美伊關系和后續可能會走出的一系列的趨勢。早在去年8月,老謝《見路不走,中美博弈終局》下篇中就已經指出:特朗普在大選前會把中國這塊難啃的骨頭放一邊,集中力量來搞伊朗.....武力并非是第一選項,經濟上弄垮伊朗才是主要策略。讓伊朗不打自亂,從內部瓦解伊朗。革命/自由/民主/意識形態等都是書于面上的洗腦工具,其實里子就一個字——“窮”。當貧窮限制了想象后,貧窮也會讓人歇斯底里。只要稍有火星就能燎原,特別是在大國博弈中各路決策者都深諳此道。所以只要伊朗經濟不從內部垮掉,美國是不敢通過全面軍事介入去打擊伊朗的。為什么?因為伊朗的地緣位置實在太特殊。

 

    伊朗古代俗稱波斯,是古絲綢之路最重要的貿易經濟通道,是歐亞大陸聯通的關鍵樞紐。從現代地緣上分析,從經濟上講,伊朗是俄羅斯南下的門戶,是中國一帶一路西進的最便捷走廊,是歐洲陸上貿易東進通路,也是歐洲主要國家獲取廉價優質石油之地,況且伊朗扼守著全球80%的石油運輸必經之路——霍爾木茲海峽。伊朗是陸權國家合謀的通路,是海權國家揮之不去的陰霾。美國作為現代海權國家中唯一的霸主,自視伊朗為眼中釘肉中刺。但美國絕不敢武力侵犯伊朗,因為這會犯眾怒,特別是俄羅斯。北約東擴已經把俄羅斯西進的道路封殺,烏克蘭/格魯吉亞投入美國的懷抱更是讓俄羅斯舉步維艱,如果把伊朗拿下,C字形的包圍圈,幾乎就可以把俄羅斯未來100年的戰略空間全部關閉。以俄羅斯人的性格,斷然不會輕易讓美國得手。其次是中國,自從一帶一路的理念提出之后,陸上絲綢之路怎么能少了伊朗?中國斷然也不會坐視不理。還有就是德法兩國,能源通路決定著歐洲的生死存亡,而伊朗扼守著霍爾木茲海峽,這怎能不叫德法著急。其次,美國不斷搞亂中東國家,導致難民潮涌入歐洲,已經使得歐洲各國不堪其擾,有火發不出,對美國的做法更不敢恭維。伊朗擁有8100萬人口是中東地區僅次于土耳其(8200萬)的第二大人口國。一旦伊朗陷入戰火,不但會形成人道主義災難,甚至有可能波及相鄰的土耳其。屆時大量難民所帶來的蝴蝶效應對歐洲未來的發展戰略更是巨大打擊。

 

    自蘇萊曼尼被美刺殺后的一周來看,各路磚家唾沫橫飛也沒講出了所以然來,無非是圍繞著美伊會不會開戰來做出各種理論推斷,顯然沒說在點子上。蘇萊曼尼被刺之前2天中俄伊海上聯合軍演剛剛結束,而美國選在這個時間點上出手其實針對性極強。目的其一是警告三國不要走的太近,其二美國無意尋求同伊朗的軍事戰爭,因不想被群毆。其三,蘇萊曼尼是一個出色的組織者,以他的個人能力可以把不同的反美和非親美國家或組織串聯起來,這種能力是相當可怕的,陸權國家一旦聯手把海權國家(美國)的影響力削弱,甚至趕出去。那美國未來百年戰略空間就會被極大的壓縮。最后,美國想表達的意思其實是:“伊朗你戰略越界了,你想打破現有平衡,那我只能殺了你的中樞聯絡官。但我不想揍你,只要你不和我的最大的戰略博弈國(中俄)走的太近,我也不會有什么過激行動。”

 

    簡而言之,美國最希望伊朗內亂,這樣他一可以卸責,二經濟上能渾水摸魚,三達成戰略目標。所以美國后期依然期待在經濟上搞垮伊朗,特別是在石油上。伊朗現在和歐元區繞開Swift系統搞單邊結算,美國就對歐洲國家搞制度突襲,搞黃馬甲運動,這就是讓法國馬克龍很不爽。所以去年上海搞進博會,其他歐洲主要國家領導人都沒來,就馬克龍來了??梢姺▏F在對美國有多厭惡。未來美國單邊主義很難再大行其道,多邊主義已是大勢所趨。而陸權與海權之爭,百年之內不會有什么結果。除非.......唐元霸主再臨,不然美帝依然會一枝獨秀好多年。

 

    國際油價怎么走?——其實還是老樣子,中美經貿關系不完全恢復,全球經濟不走出低迷,油價很難有大的向上動力。地緣沖突不過是讓原油價格在短線上出一兩次軌而已。
    美元指數怎么走?——還是老樣子不上不下,只要伊朗土耳其不出大事,全球避險資金就很難青睞美元,況且現在避險黃金的投資者要比避險美元的多。
    今年中國經濟怎么走?——春節后再說......

 

    萬變不離其宗

 

    中國互聯網興起到今天已經整整20年,而移動互聯的壯大只有不到10年的時間。當智能手機普及到90%以上人群的時候,新的商業模式也應運而生,為創業者打開了一條嶄新的通達。無論是移動電商、共享經濟,還是娛樂短視頻的興起,一個新的商業模式擺在了我們面前,誰能活學活用,誰就能挖到第一桶金,甚至更多。

 

    每年都有數以千計拿到 MBA 證書的企業家或管理者,也有拿著CFA各級證書到處炫耀的。其實教條式的刻板經驗對學習者幫助有多大?就算有幫助,但找對符合其自身商業模式,且運用到實際領域里的人能有幾個?所謂見路不走,實事求是又有幾個人能做到?圍棋人人會下,高手卻就那么幾個!馬云/馬化騰/馬斯克并非因為上了MBA才成為企業家中的佼佼者,而是他們找到了適合他們自身發展且結合市場運行趨勢的路徑。甚至可以這么說,和那些東施效顰的企業家相比,這些頂級企業家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引領著一個嶄新商業時代。

 

    先賢早就定論: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脫實向虛的路不會也不可能走太遠。我們回頭來看那些資本領域,無數在證券、期貨、外匯市場打滾的機會主義者,每日看天吃飯成了獲利的唯一法門。增量時代皆大歡喜,一旦市場進入存量模式,必然要開啟豪賭互殺模式。強者恒強之下,真正能活下來的有幾個?況且監管風險無處不在,別說賺錢了,能不被割韭菜就已經燒高香了。

 

    然而,就算是在如此惡劣的大環境之下。也有智者利用這一商業模式,大殺四方,賺的盆滿缽滿。比如去年7月商品期貨市場,上演了一出“某品種場外期權穿倉”轟動性事件??嘀魇钦l,估計業內都知道,這個網上也都有很多報道。但消息面只是寫了事實和結果,這其中爆倉的邏輯,恐怕很多人看的都一頭霧水。這里老謝講個故事,讓各位慢慢思考和回味。

 

    他是怎么穿倉的

 

    故事角色設定:P是鄭州某交易所上市期貨品種,H和L公司是某化工中間品P的現貨生產巨頭;T公司是一家專做化工品的貿易型投資公司,業務有對P產品上游產品X進行加工后轉賣市場,獲取P的差價利潤;Z公司是天字一號頭部化工集團,錢多人好經常被坑;B公司是一家化工品煉化加工小工廠;Y公司是一家期貨頭部公司;D是著名頂級機構投資大佬;X1-X6分別是六家排名前20的期貨公司。我用倒敘的手法先來說說圍繞P品種展開的這則故事。

 

    故事經過結果:自今年6月中上旬始P品種的期貨主力合約連續走出一波上漲行情,直至7月2日在14個交易日內最大累計漲幅26%。其中,7月1日和7月2日受G20會晤結果和貿易戰緩和預期提振,P品種在期貨盤面上連續走出兩個漲停板。而T公司在上漲的過程中認為短期漲幅過大,不可持續,于是在期貨上拋空,同時在場外期權市場賣出大量看漲期權。在遇到后兩日連續漲停行情時,裸賣的看漲期權浮虧迅速擴大,客戶需要追加保證金,否則期權持倉就要被砍倉。做市商也沒有及時砍倉,造成期權賬戶穿倉,自己也遭受巨額虧損。

 

    期貨是有天然杠桿的,其衍生品杠桿更甚,由于P品種沒有場內交易,因此P的場外交易成了所有期貨品種中最大的,風險也由此而來。按照做市商接裸賣期權一般會預留一個反向漲停板保證金的慣例,做市商預留的保證金應該是能覆蓋到周一的漲停板(6290),按照2日夜盤前15分鐘均價6572計算,推算出客戶應該是持有了16萬噸左右的賣出該品種的看漲期權倉位,這與盤面的成交量與持倉量變化是可以互相印證的,如果在多家做市商都有分倉,這筆交易的體量還更大。

 

    所以,現在大家都知道T公司爆倉了,而且死之前連帶拖累至少5家期貨公司虧損。想必很多人納悶的是,這個T到底是怎么被“弄死”的?這些期貨公司是怎么被拖下水的?

 

    規則與人情

 

    T是一家沒有實體的純貿易公司,通過進口原料X,然后把X運輸到B公司給點錢加工成P產品,然后再賣到市場上賺取加工費。這個T玩的這套東西其實說穿了就是“羊毛出在牛身上讓豬埋單”的模式。如果P市場處于升水趨勢中,T公司當然能賺到這個加工費,而且價值不菲。T進口X(羊毛),B公司加工X生成P(牛),市場為P埋單(豬)。如果市場處于貼水趨勢,可能導致微利甚至是虧本。即使P處于貼水狀態,對于T來說也是風險是可控的。但問題是T的風格屬于激進型的,怎么能忍受貼水帶來的微利和輕微虧損!接下來T進行了一系列在期貨衍生品市場上的“神操作”!

 

    T拿著海關的進口X的提單找到了天字一號Z公司。鑒于兩者長期合作的關系,Z收到(提單)后把錢打到了T賬上。T拿著錢在期貨上做空,而后在場外期權上做了一個賣出看漲期權。也就是說T分別做了兩次單邊看空的動作。我們知道期權的規則,無論是賣出看漲還是看跌,最后都必須要行權,賺的則是保證金。而現在場外都是美式期權,一旦浮虧如果沒有資金補倉,造成“穿倉”就會被強行平倉。如果只是這樣,虧損的只會是T一家,為什么期貨公司會被“連坐”?

 

    場外期權也是保證金交易,但和場內期貨不一樣,沒有交易所作為中央對手方,各家期貨公司的風控尺度會有區別。有些公司的尺度比較大,對客戶提供互免授信,說直白了就是可以透支交易,允許客戶短期虧錢了后面再補上,這樣就存在很大風險。實際上,正常情況下嚴格風控是不會有問題的,因為客戶虧損保證金不夠了,期貨公司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強行平倉、終止合同。問題是T公司和X1-X6公司也有長期合作關系,考慮到T這種長期大客戶給期貨公司帶來的穩定收益,通常情況下期貨公司不會輕易強平T。因此,我們看到在T裸賣空在要求追加保證金的時候,做市商沒有及時砍倉,最終導致虧損越來越大的時候,才強行平倉,這時損失已然不小。

 

    兩個致命點

 

    2019年1月受到中美貿易戰暫時休戰,P期貨價格上漲1000元,2月-3月價格一直徘徊在6500附近。而中美貿易戰打打停停,不確定性增加。而P這條產業鏈由于上游頭部企業L裝置擴能,使得市場較為看空P的后期走勢。4月開始P期貨價格一路下行,足足跌了2個月價格來到了5000附近。作為另外一個頭部企業H不斷在市場上收取P的倉單,幾乎把市場上的貨都收完了,至于套保企業為什么愿意把倉單都賣給H,很簡單。如果我給你每噸加10-20塊錢,你愿不愿把倉單賣給我?這個市場這么個跌法,誰不愿意???H從4月份就開始不斷在市場上收倉單,理由很簡單,因為他是P生產商,市場價格下跌,他低價收購,可以在未來高價的時候賣出去。邏輯沒問題!

 

    在T公司看來,6月以后P的期貨價格明顯偏高。加上L公司裝置擴能、貿易戰和經濟下行壓力,P的走勢應該是繼續下跌。而H收倉單的行為符合一個頭部現貨生產商的邏輯,越跌越收。左手收現貨,右手空期貨。因此判斷P后市繼續下跌概率非常大。因此,T公司選擇在期貨和期權上分別做空,也就是裸賣空。

 

    問題來了,T有足夠的理由去做裸空,那么觸發他放手一博的契機是H收倉單的行為,說明他把H當成了最大的阻擊對象。T以為在市場利空的背景下,H收現貨(生產商行為),必然做空期貨(對沖行為)。但T有兩個致命點:1、T不知道H幾乎把市面上的倉單都收完了。2、T不知道H接下來什么時候拋空單!

 

    病急亂投醫

 

    股市里股價拉漲停的邏輯是什么呢?莊家至少有該股票流通市值的5%以上,也就是說假如一只股票流通市值是100億,你要拉漲停起碼手里要有5億。期貨市場同樣如此,對于多頭來說最大的對手盤來自空頭,那么誰是最大的空頭——套保!現貨企業要在期貨上做套期保值,其規則是必須拿著現貨倉單去交易所開期貨空單。如果沒有人去開空單,那么是不是多頭拉漲的壓力和資金成本就小很多?!全中國生產P的企業,每天開足馬力滿負荷生產大概也就在12萬噸多一點,而H公司把市場上90%的P倉單都收完了。也就是在若干時間內,其他的套保企業(比如國企)找不到足夠的現貨去開空單,只要H把手里的空單都平倉了,多頭在這段時間內幾乎是無敵的。那么如果有人只要資金充裕,就可以毫不費力的把P拉幾個漲停板。

 

    6月初,P價格止跌翻漲。T的賬戶開始浮虧,但到了6月中下旬,這個浮虧開始擴大,做市商(期貨公司)有點坐不住了。T一看自己快扛不下去了,忽悠期貨公司說會補充保證金。這個時候錢哪來?T想到了合作多年的天字一號Z公司,T又搞了一張原料X提單給Z。哪來的提單?當然是偽造的!Z鑒于和T的長期合作關系,也沒考慮船貨是否到港,審查環節也沒做。就這一個管理上的疏忽和漏洞,拿到假提單后直接把錢打到T賬上,T拿著從Z騙來的錢又填到了期貨保證金里去了。期貨公司一看,這主還真有錢吶,那就繼續舍命陪君子吧。這時已是6月底,無論是做市商(期貨公司風險管理子公司)還是T公司,都認為P是強弩之末,怎么可能再往上漲!


   
    豬買單的邏輯

 

    抱著僥幸心理的人往往都死在了精工細作善于布大局的對手手里。7月1、2日兩個連續漲停板,直接把T打進了地獄,也把做市商的夢給打醒了。原本6月中旬斬倉出局損失還不至于這么大,結果去騙錢,還把騙來的錢去填窟窿,被對手看出超賣,分分鐘教你做人。最后大家赤膊上陣純拼資金了,問題是人家上百億真金白銀的家當,你怎么拼得過?

 

    誰在拉漲停?Y和D!Y作為業內頂尖期貨公司藏龍臥虎,擁有像D這樣的頂級投資客。T想狙擊H,結果卻被D狙擊。D多年閱歷和經驗使其情報工作已經做到了事無巨細的程度。兩個漲停板不但把T的倉位打穿,讓從Z騙來的錢打了水漂,而且把X1-6期貨子公司墊上的交易費一并悶殺。最后期貨公司不得已,為了讓損失不再擴大只能把T強平出局。

 

    T本想賺H的錢,結果被D剪了羊毛。H看似花了巨大成本收了很多P,但在貼水趨勢下,生產企業沒有動力,導致市場緊缺P。無論是下游想拿貨生產的企業,還是想套保的企業都找不到現貨,這給了H后期加價的空間。有意思的是7月2日T穿倉的當天,網絡上爆出H被舉報壟斷操縱P價格,之后P價格一路開始下跌。假如我是D,這個時候反手做空,等于來回擼了兩遍羊毛!有人要問,H和D啥關系?這就不是我這個級別所能揣度的了。而我只對這一商業模式有興趣——P羊毛,H牛,T豬。當然這一模板套用上還是點不一樣,這個羊毛是H自己種自己身上的,下手擼羊毛的是D;T是自己沒控制住情緒,以為可以拱了H,結果卻被D宰了。

 

    其實每年大宗商品期貨都會上演類似的大資金對殺,論方法無外乎兩大套路:

 

    1、龍頭資本潛伏——>分析師先造勢——>媒體推接著波助瀾——>引發市場一致看多(空)情緒——>各路資金順勢抬轎——>龍頭資本收割。


    2、在市場貼水趨勢中——>生產企業(龍頭貿易商)逐步壟斷市場上大部分倉單——>等待獵物上鉤;而在市場升水的趨勢中——>生產企業(龍頭貿易商)逐步釋放庫存——>等待獵物上鉤。

 

    2011年的棉花、去年初的蘋果、今年年中的鎳、9月的棕櫚油屬于第一種套路。2015年初的PVC、2019年的PTA等化工品屬于第二種套路。第一種套路監管風險遠遠要高于后者,有操縱市場的嫌疑。第二種套路就是高手巔峰對決就看誰先露出破綻,一擊斃命。再多扯一句:相較與操盤的格局與風格,江浙系遠勝與粵閩系。特別在期貨行業浙系屬圣道,閩系則屬鬼手。圣者立局,鬼士偷機。局布好了進可攻退可守,若只是偷雞摸狗、趁機偷襲,不但容易把自己坑進去,還很有可能波及相關利益方。對于規則的理解和情緒的控制,是魔還是道自有分曉。

 

    商業模式其實就這么幾套模板,花了很多冤枉錢讀個MBA繞了一大圈也就這點東西。關鍵是這幾套模板可以演化出很多商業策略和玩法,當然要根據自己所處的行業和特點,實事求是因地制宜。其實說穿了很多所謂的“關系”并不是我們想的那樣,與其腦洞大開不如去了解下人類行為學和市場運行的邏輯?!疽患抑?,僅供參考;若有代入感,那是您想多了】

非常棒 不錯哦 還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
行業要聞
熱點文章
ipad最赚钱的软件 云南11选五开奖 002157正邦科 北京快三开奖号一定牛 中国股市分几个市场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加拿大快乐8开奖作弊吗 广西十一选5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推荐5号码 股票什么叫涨停板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一定牛